梧州纪检监察网
 中共梧州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梧州市监察委员会 主办                  [收藏本站] 

【勤廉榜样】赵国伟:情系“下俚”的文化行者

——记长洲区长洲镇文化站站长赵国伟

日期:2018-10-10 来源:梧纪宣 作者:徐鸿明

 

赵国伟(右一)和下俚歌传唱人蒙木青在路灯下探讨歌词_副本.jpg

赵国伟(右一)和下俚歌传唱人蒙木青在路灯下探讨歌词

“习总书记作报告,地头收听真自豪。承包再言三十年,农民吃了定心丸。”

2017年10月24日,党的十九大胜利闭幕当天,长洲区长洲镇泗洲村的村民聚在青山庙舞台载歌载舞,把十九大精神编写成下俚歌传唱。热烈的场景通过新闻媒体广为传播,中央电视台《新闻30分》也进行了报道。

在新闻里,广西“非遗”项目下俚文化传承人陈明仲接受记者采访。然而,他认为,出现在央视镜头里的应该是赵站长。

“赵站长”就是长洲镇文化站站长赵国伟,他是这场庆祝活动的策划人、总导演,更为下俚歌的传承倾注了一腔心血。

下俚歌是泗洲岛上流传的采用本土语言演唱的山歌,因为每句唱词以“俚”或“下俚”拟声词结束而得名。据考证,1000多年前,泗洲岛先人从湖南迁来,带来了楚地文化,下俚歌便源自楚国民歌“下里巴人”,其曲调保存了古韵。但是,随着时代变迁,下俚歌的传唱曾日渐式微,面临着失传的困境。

2013年3月,赵国伟担任长洲镇文化站站长,上任伊始便倾力于下俚歌文化的挖掘、保护和传承。“经过历史的打磨和积淀,下俚歌所蕴含的文化价值,是其他流行文化所不能比拟和替代的,我不能让这块艺术殿堂里的‘活化石’失传。”他说。

为了挖掘下俚歌的古曲韵,赵国伟一有时间就骑上摩托车到泗洲岛,访遍了岛上每家每户。收集大量第一手材料并加以整理后,赵国伟意识到,要让下俚歌古曲韵传承下去,必须赋予其新的生命力。于是,他开始寻求改变,在尊重乡土风俗、原汁原味的民歌基础上,将一些广为传唱的经典曲目加以创新整理,添加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新农村政策和廉政教育等新内容,融合快板说唱等表演元素,使下俚歌更适合当下传唱。

这一过程中,有人质疑赵国伟不是专家学者,没有资格对下俚歌“指手画脚”。面对不同的观点和见解,赵国伟没有放弃,他“三顾茅庐把冷板凳坐热”,多次向民间老艺人请教,说明自己传承发扬下俚歌的初衷和想法。他的坚持感动了陈明仲、蒙木清等下俚歌传唱人,他们热情参与、积极,使保护和传承下俚歌的队伍不断扩大。

经过赵国伟和一批热心人的不懈努力,原来逐渐消隐的下俚歌重新焕发出耀眼的光芒,并在2014年申报广西第五批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获得通过。“申报‘非遗’项目需要提供大量的历史文物、文字图片、视频影像等专业佐证资料,赵站长付出了大量心血,准备非常充分,各种资料井井有条。”梧州市文新广电局非遗科科长叶羽脉对执着“申遗”的赵国伟非常钦佩。

2018年2月,筹备春节系列文化活动的赵国伟突然胃部大出血,被送进医院抢救,当晚就输了600毫升血。第二天,当同事们去看望他时,却发现他躺在病床上用手机编写活动策划方案和下俚歌词。

住院一个星期后,赵国伟带着一大包药又回到了节目排练现场。胃出血不能吃饭,他就带上一煲稀饭,还是像以前一样,在村里一呆就是一整天。春节期间,一曲曲悠扬动听的下俚歌吸引着国内外游客纷至沓来。

梧州学院教授练远媚专业从事民间音乐研究,目前正在乌克兰攻读音乐博士。感动于赵国伟对乡土文化的热爱,练远媚多次想请他吃饭,可是他一次都没有接受。可是,今年练远媚以下俚歌研究项目邀请赵国伟共同向文化和旅游部申报国家级科研课题时,他欣然接受了。

光阴荏苒,下俚歌的古韵已经飘出西江上的小岛,漂洋过海走出国门,在亚洲和欧洲多个国家的文化界、音乐界引起关注。赵国伟可谓“功成名就”,但他仍在泗洲岛上奔忙,孜孜不倦于下俚歌的发掘、推广、交流,为项目研究提供无偿支持。“自作多情也好,自讨苦吃也罢,能为家乡、为社会、为传统文化做一些有益的事情,我无怨无悔。”赵国伟说。                               

  



 编辑:莫敏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