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广西梧州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广西梧州市监察局 主办                  [收藏本站] 

杨汉光小小说三题

日期:2017-01-13 来源:市纪委监察局 作者:杨汉光

 

三十多年前,我第一次出门远行,从偏僻的小山村来到省城。那时候只有十三岁,一到省城就特别想家,想父母,我决定给家里写封信,就到邮局去买邮票。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买邮票。

卖邮票的是一位胖胖的中年妇女,我至今还记得她的眉梢上有一粒黄豆大的肉痣。那时一张邮票八分钱,中年妇女收了我的八分钱后,却给我两张邮票。我说:“阿姨,我只要一张。”

中年妇女说:“这就是一张。”

我想,明明是两张邮票嘛,干吗说是一张呢? 反正我已经跟她说过了,是她自己给我的,都拿回去算了。

我以为两张邮票可以寄两封信,这样就可以多写一封信了。我正琢磨多出的一封信该给谁写呢,就有人在后面喊:“小弟弟,等一等。”

我回头一看,原来是卖邮票那位中年妇女追来了。她跑得很吃力,一身肉都在抖动。我以为她是来要邮票的,就把一张邮票递给她说:“我刚才就说你多给一张了嘛,还回你。”

中年妇女气喘吁吁地说:“小弟弟,我没有多给你邮票,你不用还回我。”

我莫名其妙地问:“那你跑来干什么呀?”

中年妇女顺一顺气才说:“这两张邮票一张是五分的,一张是三分的,要把两张邮票都贴到信封上,才能把信寄走。”

我不好意思地说:“我还以为这两张邮票能寄两封信呢。”

中年妇女问:“你刚从乡下来吧?”

我点点头:“对。以前我从没写过信,更没寄过。”

她笑一笑说:“难怪你不懂。你刚才说我给了你两张邮票,过后我越想越觉得不对头,怕你弄错,特意跑来告诉你。我走了。”

提醒过我后,中年妇女就回去了,我傻乎乎地望着她远去的背影,竟忘了说一声谢谢。

三十多年过去了,现在进城的乡下人越来越多,常常发生一些不愉快的事情。每当我看到乡下人和城里人争吵的时候,就会想起那位卖邮票的中年妇女,想起她气喘吁吁跑来提醒我的样子。

 

拜   年

大年三十那天,老李叫老伴去买上好的龙井茶。老伴问:“买那么好的茶叶干什么?”老李说:“明天就是新年了,新年肯定有一些客人来,我要招待客人。”

以往每逢新年,来老李家拜年的人都络绎不绝。老伴说:“往年你当县长,才有那么多人来拜年,今年你退休了,我看他们十有八九不来拜年了。”老李说:“今年来拜年的人当然不会有往年多,所以那龙井茶你不用买太多,一斤就够了。”老伴说:“往年都不买龙井茶,今年怎么用这么好的茶叶待客?”老李说:“往年来拜年的,大多是趋炎附势的人,他们拜的是县长,不是我。今年来拜年的,才是真正的朋友,所以要用好茶叶招待他们。”老伴连连点头,就去买了一斤上好的龙井茶回来。

满城的鞭炮声,送来了新年。老李和老伴把屋子打扫得干干净净,等待真正的朋友来拜年。可是他们从初一等到初七,竟然没有一个人来。老李悲哀地自语:“难道我一个朋友也没有?”老伴安慰他说:“也许明天就有朋友来了。”老李说:“初八以后大家都要去上班了,鬼还来拜年。”

夜晚,老伴问老李:“是不是你平常得罪的人太多了?”老李说:“我当县长的时候,确实得罪过一些人,那些人疏远我,可以理解,但小张也不来拜年,我就想不通了。”

小张原来是老李的司机,后来老李帮他转干,又送他去党校学习,一步步提拔上来,现在已经当局长了。更重要的是,老李栽培小张完全是出于诚心,从来没收过小张的半点钱财。老李一直以为小张是他最贴心的朋友,没想到,小张居然也不来拜年。

老李越想越难受,就连夜打电话给小张问:“小张,你觉得我这个人值不值得交朋友?”小张说:“老县长,你是我最敬重的人,怎么说这种话?”老李说:“我发现我一个朋友也没有了。”小张大笑说:“老县长,你放心,最少我还是你的朋友。”老李毫不客气地说:“小张,你不要糊弄我了。老实说,我从初一等到初七,没有一个人来给我拜年。我总算把你们这些人看透了。”

发泄过两句,老李心里就舒服了一点,他正要挂电话,小张却在那头说:“老县长,恕我无礼,问一句:你从初一到初七,去给别人拜年了吗?”老李脱口问:“给谁拜年?”小张说:“给你的朋友啊!他们给你拜了那么多年,你为什么不给他们拜一回年呢?”

是呀,我为什么不去给别人拜年呢?老李茅塞顿开,第二天,他就去给别人拜年。老李发现,许多人还是他真正的朋友。

 

把天空卖给邻居

老赵没有钱送儿子读大学,向屋后的王老板借。王老板说:“借钱给你,你牛年马月也还不了。干脆你卖一样东西给我吧。”老赵说:“不瞒你说,我家里凡是值钱的东西都卖光了。”王老板说:“我不要你家里的,我只想买你屋顶上的东西。”老赵说:“屋顶上除了天空,什么也没有呀!”王老板说:“我就是想买你屋顶上的天空。给你一千块钱,怎么样?”老赵问:“那天空你又搬不走,你这不是白给钱给我吗?”王老板说:“我是买一个空中通道,从这个通道,我可以看到远处的风景。”老赵恍然大悟说:“原来你是怕我遮挡你的视线。好,一千块钱我把屋顶上的天空卖给你。”王老板写好一份协议要老赵签字。老赵不会写字,问盖手印行不行。王老板说:“盖手印更好。”

许多年后,老赵的儿子有了钱,决定把老房子拆掉,建新房。新房建到第二层时,屋后的王老板来劝阻说:“你不能再往上建了,你父亲已经把上面的天空卖给我了。” 儿子责怪老赵怎么把屋顶上的天空卖给王老板。老赵说:“谁知道我们今天要建新房,那时候还庆幸白得一千元钱呢。人穷的时候,一分钱逼死英雄汉啊!”

老赵决定连本带利把钱还给王老板,取消那份卖天空的协议。王老板说:“你给一座金山我也不要,我只要坐在屋里看远处的风景。”

老赵一气之下病倒了,儿子安慰他说:“老爸,不要气坏身子,大不了我们只建一层房子,住矮一点,就当天空被狗吃掉算了。”老赵却说:“不要怕,你只管建。”儿子说:“那怎么行?等我们建好了房子,姓王的才把我们告上法庭就更麻烦了。”老赵说:“这几天我躺在病床上想通了,只要我一口咬定,根本没有卖过天空就行了。”儿子说:“你可是签过协议,盖过手印的呀!”老赵说:“我有办法,你尽管去建房,没事的。”

老赵的儿子硬着头皮把房子建起来。房子建成后,王老板果然去法院起诉老赵,并交上那份“天空买卖协议”。法院开庭审理此案,王赵两家人和亲朋都去旁听。在法庭上,老赵一口咬定根本没有把天空卖给王老板。法官拿出那份协议,要当庭验手印。赵家人都捏着一把汗,老赵却从从容容地把手伸给法官。法官吃惊地问:“你的右手母指呢?”老赵说:“我根本没有右母指。”

老赵把右手母指剁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