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广西梧州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广西梧州市监察局 主办                  [收藏本站] 

醉 签

日期:2016-11-13 来源:韦延才 作者:韦延才

郑小陆说,今天我们就来个不醉无归。

项陌路笑了笑,朗声说,好!两人便举起杯,“咣”的碰杯声响清脆而婉转,随着那琼浆咕嘟咕嘟流进肚子里,项陌路心头的热度便又增加了几分。

他们在一起喝酒已经不是一次了,当然也记不清有多少次了,但只有他们两个人喝酒,却还是第一次。时已进入秋季,从窗子吹进来的风有了丝丝的凉意,并带着淡淡的稻香气息。

酒店是项陌路定的,地处效区的一家农家饭店。那天,郑小陆从省里回来,见了项陌路就说,我们找个空聊聊吧。项陌路看着郑小陆愣了愣,说那我们去喝个酒,我还没请你喝过酒呢,而且,我也正好有个事找你帮忙。

郑小陆听了,高兴地说,好啊,时间地点你定,僻静一点的就行。

进了包厢,服务员就去关窗户开空调。郑小陆让服务员别关窗,他要欣赏欣赏外面的景色。窗外是一片开阔的田野,稻子快要熟了,稻叶青黄一片,十分好看。再过十几天,农民就要开镰收割了,而郑小陆也将结束他在南流县的任期,告别这里熟悉的山山水水,到另一个地方去任职。

郑小陆吧嗒了一下嘴唇,心里说,好小子,弄这酒真冲!

项陌路边往杯子里斟酒,边想,今天我非要把你喝醉不可。

两人心里都各怀有心事。郑小陆似是无意地问,这是什么酒,味道还行。酒是在工作间开了瓶,倒进一个壶子里再拿进来的。这是招待桌上的一个不成文的规矩。

项陌路继续斟着酒,说,用什么酒招待咱们的父母官都不为过。项陌路也是想借酒感谢郑小陆一直以来的关照,接着又说道,放心吧,今天我是以自己的名义请客。

郑小陆点了点头。这些年,为接待客人,或者下基层检查工作,他们一个月里都有好几次在一起吃饭。不过郑小陆的酒量并不好,也就半斤吧,算是马马虎虎了。

郑小陆来时就打算和项陌路喝个痛快,进了包间,他就把手机关了。人生最惬意的事情,就是约上知己一二,边喝酒,边叙叙事情。在南流县,郑小陆是个可以呼风唤雨的人物,身边朋友无数,可称得上知已的就是项陌路了。

郑小陆来南流县5年,项陌路也和他共事了5年。项陌路是县政府办公室主任,用旧时的话说,项陌路就是他的师爷和管家婆,可见他们的关系不一般。

又喝了一杯酒,郑小陆开门见山地说,陌路,过十几天我就要调走了,你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的,说出来,如果我能办到,一定给你办了。

郑小陆要调到省厅任职的消息在县里早就传开了。但项陌路还是第一次听郑小陆亲自对他说,于是就向他祝贺了一番。项陌路夹了块菜送进嘴里,咽下去后说,县长,我真有个事要麻烦你。

嗯,说吧。郑小陆看着项陌路说。

先喝酒,先喝酒,喝好了再说事。项陌路却一点不急,端起了酒杯,劝着酒。项陌路的酒量比郑小陆要好很多,但一壶酒已经喝得差不多了,他的脸上已泛起一片潮红。

酒一杯一杯下肚。看着脸色变得酱红的项陌路,郑小陆心里嘀咕了一句,好啊,你也变聪明了,搞起了醉签呀。所谓醉签,就是一些人摆了个“鸿门宴”,在你喝得醉熏熏的时候,拿个什么调动、要钱之类的报告出来,让你稀里糊涂地给签了,等到你酒醒了悟过来时,他们已经把事情办清楚了。不过郑小陆因为酒量不好,每次喝酒都是礼节性地喝了三两杯后,就以水代酒,所以他从来没喝醉过。

那好,我们继续喝。郑小陆说着,一仰脖,酒杯又见底了。项陌路便拿起酒壶斟酒,见壶底高高地翘起来,郑小陆就起身去门外叫服务员上酒。

项陌路本想制止,这个叫酒的事怎能劳驾县长呢,但见郑小陆已经出了包厢门口,就骂了句服务员服务不够周到的话。

项陌路十分佩服郑小陆,倒不是说郑小陆对他一直都比较器重,一步步把他从办公室秘书提拔到科长、办公室副主任、主任的位置;而是郑小陆确实是个踏踏实实干事没有架子的人。就像这叫酒的事,本应该是他这个下属来做的,但郑小陆却乐于去做。

杯子里斟满酒,郑小陆就进来了。于是,两人又是一喝而光。

酒又喝了一壶。郑小陆说,陌路,有什么事你就说吧。

嗯。项陌路说,县长,这个事你一定得给我办。

先说说是什么事。郑小陆说。

项陌路拿过椅子上的公文包,慢吞吞地从里面取出盖了几个印章子的报告递给郑小陆。那是一份开采矿山的申请书。县里这些年对矿山开采管的极严,特别是狠刹了矿山开采上的官商勾结。因为矿山开采大有利可图,打矿山注意的人自然不少。

郑小陆看着项陌路,想说什么,但欲言犹止。

那是我小舅子办的,这些天我都给老婆嚷得烦透了。项陌路愤愤地说,下面那帮鸟人竟然都一路开了绿灯,县长,你给我签上“不能办”三个字,让我回家去好交差吧。

郑小陆听了,鼻子一阵酸涩,眼里的泪水差点要滚出来。他拿起笔,迅速在上面签了“暂停办理”四字,便把报告还给项陌路,却见项陌路伏到了桌子上。

郑小陆结了帐,扶起项陌路,说你醉了。

郑小陆也感到脑袋有些胀胀的,他已有十余年没把酒喝得这么高了,想不到多年前他得的“酒仙”的雅号也名不符实了。

窗外,那片金色的田野被晚霞笼罩着,像一幅美丽的图画。